备用。
 

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(tu)应(cao)

筱川维:

哎,有些话不妨说得更明白一点。


一直都觉得,花功夫为刘皓这种小丑写论文是看全职以来干过最nobigger的事,堪称不堪回首的黑历史。但是写都写了,撤掉又显得忒缩,唯一能够补救形象的,就是上门撩事儿的一律不予回应。关门打狗有什么快感,我嫌手脏。


可是不得不说,实在很佩服某些人,这都快一年啦,咱能有点进步吗?虽然show low是世间常态,但能稍微矜持点儿,别刻在额头上就满大街晃荡吗?实在憋不住露×癖,也别专程跑私人地盘里,凑别人鼻子底下晃,行吗?


——刚才没拍着薄荷茶,心头不爽,上赶着撞枪口,一耳光过去,好走不送。


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4)
  1. ××维××维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维某人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维某人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