备用。
 

【全职高手/叶橙】梅子黄时

××维:

-

想起那句——“答案很长,我得用一生去回答,你准备好听了吗?”

怒转明志,这位太太真是我所读过的,仅次于蝴蝶的,最最喜欢的叶橙作者TvT


采莲涉水兮:

@katze11  姑娘七月点的吃醋的叶橙向……还记得吗QVQ


梅子黄时

叶修x苏沐橙


所谓大夏天,出门就是活受罪,就算是夏休也不例外。一迭声的蝉鸣听得只剩烦躁,阳光毒辣好似要将人烤成七分熟,就连风吹过也是热的。空调机轰轰作响,厚重窗帘一拉,到底是隔绝了六分暑气。

电视里的女主角还在哭哭啼啼,叶修盯着看了一会儿,觉得实在令人昏昏欲睡。奈何有人三令五申不准换台,如今他也只好强忍困意,努力让神智保持三分清明。而始作俑者正坐在他身边,察觉到他的视线,回过头来笑了笑。她刚洗完澡,穿着件吊带碎花长裙,一头长发湿漉漉的贴在背后,水珠落在木质地板上,晕出一个个小小的圆圈。

两人抵足坐在床上,并肩看着电视剧的场景算得上有三分暧昧,登上第二天的电竞头条也不算稀奇。偏偏没有人在乎这件事,心中自是清明。毕竟苏沐橙不介意用他喝过一半水的杯子,而他也无所谓姑娘抱着被子窝在一旁,伸手递过一捧瓜子。

空调房里呆久了,喉咙渴的厉害,挤出来的字眼都带着涩意。他起身去倒水,再回来时看到电视上已经进入了广告时间。画面上是联盟现任第一男女神,俊男美女,配着大大的“荣耀”两字,赏心悦目,叫人不禁多看几眼。

苏沐橙偏过头来,巧笑倩兮:“好看?”

他把杯子塞到对方手里:“当然好看。”水是温的,不怕人吹着空调又受凉。苏沐橙心安理得接受他的殷勤,脸上笑意更深:“我也这样觉得。”

这话说的理直气壮,却也在情理之中。二十三四,恰是最好年华,少一分就是青涩,多一分就算妩媚。像是盛开在最好时节的花,需要人细细呵着护着,才能够不负韶华。只是每位正值芳龄的姑娘背后,都会有人担心一地好白菜被猪拱去,就连叶修也不能例外。仿佛对方还是当年的不谙世事的小姑娘,随随便便就能骗来芳心暗许。


“诶,我还不知道你还关注那些八卦。”苏沐橙拿过遥控,噼噼啪啪的转换节目。画面五颜六色的跳跃,看得人眼眼花缭乱,“不过小周看起来很帅,我倒是无所谓哦。”

“你约会想带上江波涛啊?”

“黄少天呢?”她伸手从床头柜上琳琅满目的零食袋中捞过一包薯片,咬的咔嚓咔嚓响,“来一片?”

“谈正事呢,闹什么。”话虽这样说,叶修还是就着她的手咬叼了片过来,“我还以为除了喻文州没人受得了他的话唠。”

“原来不是在开玩笑。”她耸耸肩膀,“那就老韩吧,看起来比你稳重多了。”

“千万别,我心脏不太好。”

苏沐橙又笑出声,银铃似的清脆。她把落在脸颊旁的一缕长发撩到耳后,微微偏着头,带着种奇异似的明媚。

“那你要什么样的?”她问。肩带颤悠悠的晃,看得人心烦意乱。

他装模作样沉思了一会儿:“荣耀打的比我好?”

苏沐橙半是好笑半是好气的拿枕头打了他一下:“一辈子嫁不出去,怪你啊?”又像想到些什么似的,偏过头来补上一句:“如果我哥在,估计也会这么说。”

他们都心知肚明这不过是句玩笑话,没有谁会是永远的赢家。但奈何苏沐橙心中的荣耀第一人早有定论,叶修凭着多年默契,难得有点底气,索性将为数不多的幽默感发挥到底:“要是他这样说的话,那满足条件的不就只有我了啊。”

 

他故意用了陈述句,夹带着一点小私心。苏沐橙低着头,他看不清她的表情。但不知是不是错觉,他觉得苏沐橙又在笑。因为大部分时间她总是弯着嘴角。唯有两次她似乎要哭,一次是在苏沐秋的葬礼上,一次是在嘉世最后的比赛上。她微微抿着嘴角,表情隐忍又落寞。但幸好两次他都在她身边,或许这是唯一值得庆幸的。但他再也不希望看到苏沐橙这样。

 

毕竟事不过三。

 

 

下午四点的阳光从窗帘的缝隙中偷偷溜进,在空气中划开一道长长的光痕。突如其来的沉默还在继续,只剩下电视里絮絮叨叨的说话声。这像是一种无声的审判。叶修觉得自己面部肌个肉都有些僵硬,抽动一下都有些难受。上一次像这样紧张是什么时候呢?都快要记不清了。

 

最后还是苏沐橙先打破沉寂。她把遥控器往床上一丢,踩着双拖鞋去拉窗帘。叶修下意识的眯起眼睛,接着耳边传来姑娘轻松的调侃:“就这一句?”

 

“就这一句?”他不禁重复了一遍,有些揣摩不透这其中的意思。而后他看苏沐橙转头,看向他——是同他所猜想的那样,在笑着。但同那些商业性或是敷衍的礼节的笑容不同,这次是真心实意的,犹如一个小孩得到自己梦寐已久的玩具,或是一个长久的承诺终于得以兑现。

 

“还有很多。”这次他终于能够回答,“但我想慢慢讲给你听。”

 

苏沐橙眉眼弯弯。

 

“好啊。”

 

他听见她这么说。

 

 

fin.
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216)
 
上一篇
下一篇
© 维某人|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