备用。
 

糊糊生贺【啪啪啪要什么题目】

××维:

 

据说这是我的生贺!决定等我写到啪啪啪只能拉灯的时候就直接放这段!(但是!首先!)

 

有什么了不起:

根据糊糊的设定,蓝雨夺冠后喻黄的第一发。
没文笔可言,只是撸肉送亲友玩~


 庆功宴结束后,黄少天从脸到脖子红了一片,眼神也有点茫。郑轩指着他笑:“要不是亲眼看到你才喝那么点,我得猜你这是喝了一瓶二锅头呢。”黄少天其实也算不上醉,所以立刻反驳道:“什么叫那么点?你懂不懂喝酒啊!我是因为喝了啤酒又喝红酒才会微醺好吗!微醺你有没有听过……”看着他摇摇晃晃要去追着郑轩掐,一直站在他身旁的喻文州才伸手拉住:“少天别闹了,”又转头对一帮队友们吩咐:“也不早了,大家都回宿舍休息吧。明天就休息一天,睡个懒觉吧。”
 其实喻文州也喝了不少,蓝雨本来队内气氛就很轻松,拿了冠军小伙子们一高兴,就轮着折腾队长,开始黄少天还想以副队名义帮着挡挡,结果剑圣在酒量方面实在是有点战五渣……而喻文州喝酒不上脸,所以看着倒是最清醒的那个。队员们都各自回房后,喻文州把有点打晃的黄少天扶回他房间,黄少还在嘟囔:“队长我觉得特别高兴,真的!我觉得我们蓝雨就是最棒的!我……”喻文州哭笑不得地打断他:“今晚还没说够呢。你自己一个人能不能行?折腾了一晚上洗洗睡吧。”黄少哼哼了一声,顺着喻文州扶着他肩膀的姿势靠在了队长怀里,“我一个人不能行,我喝醉了,队长你要照顾我。”喻文州笑了笑,搂着压在身上的黄少天一步一步挪到床边,把对方移上了床。黄少天两只手挂在喻文州脖子上不肯放,喻文州顺势侧躺在他身边,两人脸对着脸靠得很近。“文州……我们做吧!你说好不好!”黄少天像说天气真好一样坦率地问了出来,不过喻文州却觉得对方原本就泛红的脸颊更红了,他凑上去轻轻碰了一下黄少天的嘴唇,“好。”
 黄少天不满意地抱怨:“就这样打发我吗队长!初中生都不这样接吻了吧?你是不是嫌我嘴巴有酒味……哎可是你也喝……唔!”像是为了打断他的念叨,喻文州再次吻住了黄少天,含住他下唇吮吸了一会才把舌头探进黄少的嘴里。而黄少天平时总是忙个不停的舌头果然也灵活得很,立刻就缠上去。舌头扫过黄少天敏感的上颚时,他忍不住从唇间溢出一声呻吟。喻文州一边接吻,一边慢慢拉下黄少天队服的拉链,脱下他的外套,一只手卷下了他的T恤,接着是裤子……这是他们的第一次,喻文州却表现得毫不急躁,只有他下身撑起的帐篷暴露了他的急切欲望。
 被吻得气喘吁吁的黄少天伸手推开喻文州,催促道:“润滑剂在床头柜抽屉,我之前就买好了一直没机会用。文州你为什么还不脱啊,我一个人光着……嗯……感觉有点耻……”看到耳尖都红了的黄少天难得的结巴起来,喻文州觉得心跳好像更快了,他迅速脱下自己的衣裤,膝盖跪在黄少身侧,伸手抱住了恋人,两人赤裸的身体相贴,体温似乎一下就窜高了。黄少天用腿蹭了蹭喻文州,而他的队长温柔地在他脸颊耳朵上亲吻着,手掌握住了黄少天的下体。


结果果然脱完裤子就没了……明天一定撸完!

全文链接
 
 
 
评论
 
 
热度(6)
  1. ××维××维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维某人
 
上一篇
© 维某人|Powered by LOFTER